閉上眼看 | 灰階圖書館

1_1.jpg

設計者 : 蔡有威

設計概念|
當月光緩緩而迷濛顫動時、又或是炙熱的艷陽直射我們的眼睛時,能不能閉上眼睛,就讓我們知道我們身處何方? 光對人們的影響是多麽的無形卻直接,所以人們對空間的記憶是脫離不了光的。就如同The Weather Project,Olafur Eliasson僅在室內設計如艷陽般的空間,人們就運用我們有限的記憶,做出相對應的動作,自在地躺下、坐臥。 而記憶則是某些可以想起的過去,可以是文字或是畫面,讓我們回想起模糊的從前。但也正因我們在一天內看盡了無數的畫面,所以我們能記下來的往往很少。在挪威的森林這本書中,有一段有趣的句子。我試著回想最後一次看見螢火蟲是什麼時候?還有那到底是什麼地方?我可以想到那光景,然而卻想不起時間和地點。這些重要的、同時卻微不足道的的光景,是不是能使人們想起片段的活動,而進一步利用這些片段來拼湊出整個城市的面貌,就好像我們閉上眼就知道我們身在何處。

Photo Collection

2_9.jpg
2_5.jpg
2_4.jpg
2_3.jpg
2_2.jpg
2_1.jpg

在過往的經驗裡,圖書館裡的光就好像是電源的開跟關是二元對立的。我們在漆黑的書櫃區裡翻找書籍,然後再到光線充足的地區來閱讀。這樣的概念是因為我們需要足夠的光線來閱讀,但為了保存書籍,因此我們必須將書櫃放置於遠離光線的區域。

但如果圖書館內的光線充滿著層次、漸層,這樣我們是不是能夠選擇最適合書籍內容的光線,去品嚐書中的記憶?

在灰階圖書館裡,整個空間就如同光的調節器本身,而遊走在不同深淺光線空間的過程就像是檯燈亮度的旋鈕般,在不同的時間選擇不同的位置,來調整最好的光線,引領人們進入書中的故事與記憶。

 回上一頁